serdftgy
艺术新闻

      裘卫四器:一个西周商人的升迁之路

      分享到:
      作者:陈皓敏来源:中国艺术报2020-11-18 07:18:37

          (1/2)卫盉铭文拓片

          (2/2)卫盉 岐山县博物馆藏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鲤鱼跃龙门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它寄托着人们对生活飞跃高升、平步青云的美好愿望,人们渴望掌握其中的诀窍。裘卫四器就向人们展示了西周时期贵族裘卫家族从皮货商到国家官吏的升迁之路。

          裘卫,西周时期贵族,担任司裘一职,也曾负责营造二川的项目工程,为人精明老到。金文中的裘卫是一个富有的人,也是一个精明的人。没落的贵族矩伯为了参加天子举行的重要活动,用土地向他换取参加仪式所用的礼器与马车,他欣然同意;借由营造二川,他与贵族邦君厉进行土地交易。专家推测裘卫最初是一个皮货商,以贩卖皮货为营生,后由于受到周王赏识,封为贵族并成为国家官吏,掌管全国的皮货事务。因此可以说裘卫白手起家,一步步从社会的最低层最终进入上流社会,并为家族以及后代子孙创造了一片天地。裘卫为了使自己的事迹得以永传,因此于不同时期铸造了4件青铜器,来铭记他的光荣历史。

          这4件器物便是如今学者口中的裘卫四器,于1975年2月出自岐山董家村青铜器窖藏,器型古朴典雅,为典型西周中期的青铜器造型。这4件器物于不同时期铸造而成,其中卫簋最早,于穆王二十七年所作,其次为卫盉、五祀卫鼎、九年卫鼎,分别于恭王三年、五年、九年所作。4件器物内壁均铸铭,分别铸71字、 118字、 201字、 191字。可以说,裘卫四器的文献价值胜于器物本身,众多学者依据这几篇铭文资料分析与了解西周时期的社会生活,并为西周青铜器断代以及夏商周断代工程提供了重要资料。

          4件器物中, 1件铭记裘卫册封之事,其他3件均是记述裘卫与贵族矩伯、邦君厉的土地交易之事。裘卫将这几件事记载于青铜器之上,是由于西周时期有着“大约剂书于宗彝,小约剂书于丹图”的约定俗成,除了卫簋之外,其余3件青铜器上的铭文相当于现在的合同,当时称为“誓约” 。“誓”在西周社会具有很强的约束力,违背“誓”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所以裘卫将土地交换所立誓约,书于宗彝之器上,把这份“合同”视为档案永久保存。除此以外,裘卫虽受王册封,但也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掌管皮革的官员,他能够通过与贵族交换物品,提升自己的地位,是无比荣耀之事,因此也有必要铸吉金来铭记。

          裘卫家族发迹于穆王时期,鼎盛于宣王时期,在130年间两次受到周天子册命,裘卫、膳夫旅伯此是裘卫家族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人物。裘卫是家族中的第一代,虽然裘卫由皮货商册封为掌管皮革的司裘,但周王并未给他爵位、土地、臣民,因此这些都需要裘卫自己一点点去争取,于是就发生了卫盉、九年卫鼎、五祀卫鼎中的土地交易之事。经过裘卫的一步步努力,他由西周时期下层社会的商人,华丽转变为上层社会中的贵族。

          裘卫家族发展的另一个顶峰是膳夫旅伯此,他的册命仪式记录于此鼎、此簋之上,而此的册命仪式要比裘卫的册命规格等级高,有高等级贵族毛叔伴随此进行受封,且此的爵位与官职均高于先祖裘卫。除此以外,膳夫旅伯鼎是此为亡妻毛仲姬所作的祭器,可见裘卫家族曾与毛公、毛叔家族联姻,可以说是家族的最高荣耀。

          裘卫的姓氏“裘”字, 《说文解字》释为“裘,皮衣也” 。有学者推测裘卫之所以姓裘,主要是由于他曾身为司裘,后以官代氏,因《周礼·天官·冢宰》记载:“司裘掌为大裘,以共王祀天之服” 。

          实际上,以官职为姓氏的这种现象在商周时期较为普遍,如司徒、司马、司空等。除了用官职为姓氏以外,还有用地名作为姓氏的,如郑、鄂、魏、宋等。可以说现在的百家姓,许多都是商周时期流传下来的,这也体现出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与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

          西周时期的土地为帝王所有,正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而普通百姓没有私自买卖与交易土地的权利,可谓“田里不鬻” 。西周时期实行分封制,周王将土地与臣民、奴隶分封给各个诸侯,各诸侯又将自己辖域内的土地与臣民分给下一等级的贵族,西周统治者借由这一形式建立起了西周的政权。而西周时期土地除了以分封的形式给予以外,还有一些周王赏赐的情况出现,但总体来看,西周的土地是在周王的授意与中央统一管理的制度之下赐予贵族。

          裘卫四器中所记载的土地交易与土地分封制度有所不同。裘卫与矩伯、邦君厉进行的3场土地交易,可以说是贵族与贵族之间的土地转换,打破了土地由周王分封的惯例,且并不是完全的自由交易,须将土地交易的意愿与详情上报至王朝三有司和师氏,如卫盉铭文中的崇伯、定伯、伯、单伯和伯邑父;五祀卫鼎中的邢伯、定伯、伯和伯邑父、伯俗父。经过王朝三有司和师氏的各个官员商议通过后,将此事交付至地方三有司,来进行实际的土地所有权转变事宜。

          其中的地方三有司是指司土(徒) 、司马、司工(空) 。如卫盉铭文中的司徒微邑、司马单旟、司空邑人服;五祀卫鼎中的司徒邑人、司马人邦、司空陶矩以及地方官吏内史友寺刍。 《周礼》记载:“乃立地官司徒,使帅其属掌帮教,以佐王安扰邦国”“乃立夏官司马,使帅其属而掌邦政,以佐王平邦国” ,可知司土(徒)主管国家的土地和人民的教化,司马主管国家的军事。司工(空)虽未在《周礼》中有相关记载,但据学者依据其他资料考证,司工(空)负责管理工业与测量等事务。

          西周社会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且工商食官制度使商人的社会地位较低。至西周后期,土地交易开始萌芽,作为商人的裘卫,利用商人特有的敏锐,把握时机,为自己与家族争取荣誉,提升社会地位。表面上,裘卫四器及董家窖藏出土的青铜器反映的是裘卫家族的发家史,实质上触及的是西周社会制度的变化、历史的变迁。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032(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3.97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