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dftgy
艺术新闻

      赵安炉:壶藏日月

      分享到:
      作者:赵安炉来源:光明日报2021-04-10 08:43:23

          前日傍晚,当夕阳的余晖把我的身影投到墙面上时,应君到我办公室,顺手从衣袋里取出一个物件递给我。接过白色的土布袋,取出,原来是块竹片。我问这是什么。他说是茶则,你连这个也不知道还算是喝茶人?

          确切地说,我也能算上个喝茶人,从小喝着父亲那个黑黝黝的茶缸长大的,虽说不上嗜茶如命,但是,亦不可一日无茶。喝茶是内容是本质,至于形式并无太大讲究,我想一般的粗人大致如此,当然,有上好的环境,雅致的茶具,则愈加赏心悦目。

          今日写日记,竟然又忘了那竹片的名称,百度一下功夫茶的用具,一目了然。茶则:由茶罐中取茶置入茶壶的用具。其实,泡茶时用手指直接撮一撮更为便当,偏偏得用什么茶则去取茶置茶,或许,这便是喝茶人的雅。或许,从更高层次说开来,喝茶,并非是单单的喝茶,喝的是文化。

          手握茶则,尺度适手,轻薄盈润,色泽暗沉,仿佛旧物,饱含岁月的痕迹。茶则上刻有四字:昧然忘知。字体隶书,呈印章排列,落款:不语。不语是应君的斋名。应君的隶书,碑味极浓,用笔以方为主,于方直中寓圆巧,粗细相间,方整敦厚。

          一幅书法作品的字数越少,难度越高,愈加能见真功夫。

          “昧然忘知”,犹如一方上好的印章,四字的比例、轻重、大小、疏密,得体自然,细观笔法,提按顿挫、方圆藏露、转折映带等丰富的变化展示出了他娴熟的用笔技巧,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敦厚、古拙、精妙,塑造出完美的字体造型,意境优雅,耐看有味。

          昧然忘知。昧的本义是糊涂,不明白,不清楚。在此,我想有两种解释:一是年事已高,神志迷糊,忘却了许多往事,曾经的青涩懵懂,曾经的刻骨铭心,曾经的艰辛历程,该忘的,不该忘的,统统忘了;二是装糊涂,大智若愚,犹如郑板桥的“难得糊涂”,不该忘的,藏心底,装作忘掉;明明知道的,偏偏不说,装傻,只因说了也白说。这是一种极高的境界,没有相应的涵养和修炼又怎能达到!

          每年初冬的小聚,应君总是客气地赠送小礼物,或一折扇子,或一幅小画,或其他什么的。我的书案边,搁着一张卡子画,落款是“戏写一草堂博安炉兄一笑”,记得这是去年这个时节送我的。

          这张画亦是不大,不过一本字帖大小,真正是方寸之间显天地,画面上一间草堂位于山间,透过草堂的窗户,有两人坐在桌边神侃,草堂周边分布着大大小小嶙峋怪异的石头,几杆疏竹随风摇曳,数丛灌木疏疏密密,郁郁葱葱,近景是两棵参天古松,遒劲苍老,大有“蓊郁傲立群山中,霜针雪剑笑苍穹”的姿势。

          应君当时莞尔一笑,俏皮道,你的草堂,送你。疏朗劲挺的笔触,走的是石涛梅清一路,正是我喜欢的格调。我虽不懂画,但经常到应君处小坐,亦略懂一二。梅清与石涛两人境遇相似,又是知己,早年都曾落寞失意。我想只有活明白的人,才会用减法去画画,画面才静而不冷,淋漓苍古。

          时常端坐书案前,对着画面发呆一小会。草堂里的两位友人是石涛梅清吗?还是应君与我,或者他人?不禁想起郑板桥在《寄舍弟》信中那段:“江雨初晴,宿烟收尽,林花碧柳,皆洗沐以待朝暾;而又娇鸟唤人,微风叠浪,吴楚诸山,青葱明秀,此时坐水阁上,烹龙凤茶,烧夹剪香,令友人吹笛,作《落梅花》一弄,真是人间仙境也。”雨后新晴,薄雾轻扬的水阁上,板桥与友人喝茶赏笛,怎样的人生快事!每当想起神往不已,若有时日,觅一幽静之地,搭几间陋室,晴沐日,雨听风,雪煮酒,一席茶,或一壶酒,三两知己,前尘往事,海阔天空,无所不侃,哪管他晚来风急?只奢求以此了却寂寂浮生。没想到应君很是懂我,竟真的画出人间仙境之景于我。

          应君小我八岁,平时直唤我名,但我知道他心底里是当我兄长的。他的外表亦如其名,不语。然我知道他骨子里藏有板桥这样风雅空灵的秉性。有些人就这样,话不多,但内心有大格局,大境界,往往能将才气秉性显露于笔端纸上。应君便是这样的人。

          一个人的笔墨中一定承载着他的精神元气。应君平日里喜欢画些小品,一枝梅,一丛竹、一山一水……在他的笔下,笔笔透着老意和寒意,透着幽寂、孤寒、清旷。记得应君曾与我说,在人群中,他时常会感到孤寂。也许,在艺术的世界里,我们要的恰是这种孤寂,恰是这种格格不入。太多热闹,太多圈子会让我们无所适从,会让我们渐渐失去自我。应君画画,也许画的正是他自己。

          闲暇,总会逛到应君的博客,那些书画,是他的“心迹”,他怀揣着一颗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心,将自我抒发在花鸟虫鱼、林泉山川之中。人心浮躁的那刻,品他的字,能让你闻见风烟俱净的禅意,读他的画,能让你沉醉于世外桃源的静谧中。

          “纳须弥于芥子,藏日月于壶中。”把大内容,高境界收纳于小形式中,这绝非一般人所能做到。作画如此,做人亦如此,但愿你我皆有那样的胸襟。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427(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3.94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