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dftgy
艺术新闻

      张大千《接天莲叶无穷碧》

      分享到:
      作者:李自涌来源:收藏快报2021-07-07 09:54:02

        被徐悲鸿誉为“五百年来第一人”的张大千,爱荷且尤擅画荷,经数十载的探索变革,推陈出新,至老弥佳,终成驰名中外的“大千荷”。

        张大千画荷,大致有三个时期:三十岁之前的师古期多以八大、青藤白阳、陈老莲等临摹为主,画风清新俊逸;三十至六十岁左右为集古期,他在师古基础上,汲取宋画精华,强调物理、物情、物态。因此钩金荷花富丽堂皇,没骨荷花清妍秀丽,写意荷花水墨淋漓,可谓由“瑰丽雄奇”达“苍深渊穆”之境。这一时期,大千画荷的独特之处,在于花瓣皆用复笔点缀,以求提神醒目;化古期则是其六十岁到八十五岁期间,首创的泼彩、泼墨艺术为画荷开辟了新天地,笔简墨厚,气质淳化,是其“化古为己”的标志。

        福建省世茂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珍藏的张大千《接天莲叶无穷碧》,正是张大千由集古期(中期)向化古期(晚期)迈进的力作,张大千在此时期尤为重视书画关系。他曾说:“画荷花的竿子要用篆书,叶子则是隶书,瓣子就是楷书,水草则用草书。”若以此言观此画,便发现其所言非虚。在四尺整纸的巨幅上,画心左侧和中心下方的荷叶浓墨泼写,卓然飘逸,微风拂过,傲然地舒展筋骨。荷叶疏影中高洁雅致的白荷一朵似怒放似凋零,一朵半遮半露悄然绽放,花蕊硕大,近尺见方,十分少见。另有两株苞荷腾空而出,一倾一斜,各具蓬勃向上之势,含苞待放、怒放、将残的画法,喻示荷花生命的三种状貌,虽情态不一,却顾盼相应。圆浑劲挺的荷茎,“两笔完成,一笔从上至下,另一笔从下至上,两笔自然接榫”,并以一己之力支撑起画作的天地,更为右侧两片墨色厚重的荷叶生长提供了空间。荷间或有水草纵生,层次分明,力透纸背。整幅画作架构自然忘形,用笔古朴疏狂,泼墨淳厚飘逸,格调清新典雅,尤其是纯熟的功底与老辣的技法,于浑朴中见清秀,于洒脱中含缜密,于酣畅中寓意蕴,令人折服。

        此画是张大千为李晏平、李季琼夫妇所作。李晏平当时在国际劳工局(日内瓦)工作,李季琼则是在联合国(日内瓦)工作的第一位中国女性。张大千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欧洲办画展兼治眼疾期间,与李晏平成为好友并偶住其家中。

        (记者李自涌,相关图文资料由世茂文化提供)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028(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3.96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