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dftgy
艺术新闻

      写实从来不是中国画的基础

      分享到:
      作者:王进玉来源:美术报2024-02-26 08:29:09

          前段时间看到著名画家宋涤先生的一段访谈视频,他在其中说道:“千万不要忽悠啊!我曾经问过一个瑞典国家美术馆的馆长,我说你的美术馆,搞现代派的展览的参观人数多,还是搞写实性绘画的多?人家认真想了想,5000:70000吧。我就很急切问,哪个是七万,哪个是五千呢?他说那写实性绘画是七万,看这所谓现代派的是五千。就说明你听着忽悠的这个所谓现代派多么流行,真正喜欢的人微乎其微。所以这个中国画,我们走到今天,当然现在也有搞所谓现代笔墨的,我相信这都不是长久之计,真正的还是在写实的基础上能够写意,能够画出自己的风格来,表现当今的事物、风景,只有这样才能够真的走向世界。”

          直言不讳地讲,对于老先生访谈中的这段观点,我是不太认同的,觉得有很多值得商榷和明显错误的地方。我甚至认为他的以上说法才是最大的忽悠,各位听听便罢,千万不能当真,否则就真要上当受骗了。也能够看出老先生说这段话的时候是完全出于私心,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写实彩墨,迫不得已才发出这段有违艺术史实、艺术常识的观点。首先声明,写此文并非针对宋涤先生本人,而是感觉其观点的确有着很大的代表性,代表了目前相当一部分群体对艺术,尤其对现当代艺术的一种误解和偏见,所以也就觉得实在有必要说叨说叨。

          宋涤先生是当代著名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最擅长写实彩墨画,在此领域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有着很高的地位和声誉,这是必须承认和肯定的。所以他对写实也便有了特别的偏爱与感情,就完全能够理解了。但我想说的是,您可以不喜欢别的艺术形式,可以誓死坚持自己的观点,但不能因此而随意否定、打压甚至试图打倒别人及其相应的艺术创作、艺术探索,更不能拿他人在聊天时随便说的,没有经过事实考证的一个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来证明所谓写实的重要性和受欢迎程度,进而歧视、诋毁别的艺术门类、艺术样式,如此的狭隘、偏激、草率,不是一个长者、一个学者教授该有的样子!何况看展人数的多少真的能够代表艺术作品的重要与否、价值与否?这是要打个大大问号的,绝不能武断下结论!而且实事求是地讲,瑞典这个国家整体的艺术发展水平在世界上来说也并不是多突出,没什么代表性、说服力,以及可参考的实际价值。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宋先生对现当代艺术了解甚少,而且成见很深。殊不知,特别是自照相技术、数码技术、3D打印技术等现代科技出现、成熟以后,写实、超写实一路的架上绘画受到了极大冲击,其历史地位也是急剧下降,在美术史上的高光时刻已经黯淡或者说已经远去,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现如今,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大家名家,到了一定程度还再反复强调所谓写实的重要性、必要性,多少有些不合时宜,起码在观念认识上已经在走下坡路。虽然我也并不赞同架上绘画、架上艺术“终结论”“死亡论”的观点,但不可否认,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化多元格局的形成,绘画领域至少已不再是架上绘画语言在独领风骚,而是从架上到架下,出现了诸如观念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等多种多样的艺术形式,极大拓宽和丰富了原有的艺术门类、艺术语言,顺应了美学发展规律,也是艺术发展的必然趋势,不得不说是一种时代的、历史的进步,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绝非可有可无、微乎其微。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老先生在艺术观念上出了问题,走进了死胡同!而观念不对,方向不对,画法、画技再高,很多时候也没用,也没多大意义。这个很好理解,就像现在是计算机时代,你却还在那里没日没夜研究、琢磨算盘是怎么制作的,怎么才能把珠心算打得更准更快,这不是明显的白费力气、吃力不讨好吗?倘若按照老先生的写实观点,别说西方的梵高、毕加索、达利、莫奈、塞尚、杜尚、马蒂斯、康定斯基等人,就连中国自宋代以来的众多写意画家,像梁楷、徐渭、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林风眠、吴冠中等人,也全都给否定了,在他眼里似乎全都不合格,只有搞写实才对路,才是正统,这就有些自欺欺人了!

          举凡熟悉中国美术史的人都知道,写实从来不是中国画的基础,无论是原始美术,还是自汉唐尤其宋代以后,写意都是开端和主流,而非写实,这是有据可查的。像最早原始古人在陶器上、竹木上作画,以及很多的岩画、壁画、漆画等(除非你认为它们都不属于中国画,那就无话可说了),包括像甲骨文、金文、大篆等,准确地讲,都是从写意(符号)开始的,特别从宋代以后,写意画更是一直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写实则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处于边缘化的位置。即便写实,也一直都在强调以形写神、以形传神的写意精神。所以如果较真点说,写意才是中国画的基础,写意精神才是中国画创作的主旨精神。这还只是中国美术的发展情况,更别说国外还出现了像印象派、野兽派、抽象派、表现主义、立体主义、达达主义等诸多绘画流派与颇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及其作品了。

          由此也让我想到了书法上,总会听到有人说“楷书是书法的基础”这个观点,而且不少名家也持有此看法。其实这与“写实是中国画的基础”犯的是同样的认识上的错误。熟悉书法史的人都清楚,从书法的发展脉络看,楷书几乎是最晚才形成的书体,篆书、隶书、草书,甚至行书都比楷书最先形成,最先成熟。直到汉末三国时期,楷书才出现,主要由隶书逐渐演变而来,当时被称为“隶楷”,史料记载,钟繇是楷书的创始人。那么,如果楷书真的是书法的基础,请问,汉代以前的字迹算不算书法?比钟繇更早写字的那些文人墨客算不算书法家?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所以说,观念认识对于艺术创作、艺术审美而言至关重要,千万不能犯糊涂!而且一定要有创新意识、时代精神,要有开放、包容、发展的思维和心胸,否则注定搞不好艺术,特别是当代艺术。在现实中,我们务必要尽可能地允许、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尤其要允许和鼓励一些新艺术、新门类、新语言、新形式等的出现,并给予它们足够的发展空间,包括容错试错的空间,而不是因循守旧、固步自封,更不能冷嘲热讽,甚至横加指责、大加讨伐,恨不得将其一棍子打死,这都是极不理智、极不文明、极不道德的行为。

          (作者为艺术评论家)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052(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5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