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dftgy
艺术新闻
    1. 叶茂林丨“艺”路走来,更觉艺无止境
    2. 叶茂林《太行南湾村里人家》 走上学习绘画艺术的道路,纯属偶然。我既没有从小展现出什么大的艺术天赋,也不具备绘画方面的家学渊源,更不是出生于文化艺术底蕴深厚的地方。 我的家乡在福建省宁德市寿宁县一个偏远的美丽乡村,位于闽浙交界处。在那个农村普遍都比较穷困的时日里,我们全家人的生活要靠父亲奔走他乡做手艺、打零工来维持。 由于父亲常年外出打工,母亲照顾我们姐弟四个的学习与成长,对我们的管教像父亲一样严厉。 我们四个也很懂事,从小读书也极其勤奋刻苦。念中学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常常名列前茅。初中毕业那年,父 [详细...]
    1. 中国美术学院携手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探讨“两个AI”
    2. 7月6日,由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组委会办公室指导,中国美术学院主办,中国美术学院文创设计制造业协同创新中心、中国美术学院研创处和中国设计智造大奖(DIA)承办的“两个AI:人工智能与艺术智性”论坛在上海浦东新区世博中心举办。此次论坛作为2024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 2024)的重要组成部分,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学者、艺术家、科技工作者和行业领袖共同参与,共同探讨人工智能与艺术的深度融合,以及人文与科技的未来发展。 论坛上,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亚马逊云科技上海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张峥、摩尔线程摩尔学院院长李丰、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姚大钧等发表主旨演讲,呼吁人们关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同时,要更加敏锐地关注人类智性与创造力的发展。 [详细...]
    1. 完善文物保护与修复学科体系建设
    2.    【专家点评】    在“文物热”的背景下,文物保护与修复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关注,然而,文物修复人才依然稀缺。   我国文物保护与修复人才培养体系起步较晚。中国文物保护的创始可以追溯至1930年中国营造学社的建立,它是中国现代最早专门从事古代建筑修缮保护工程及调查研究的机构。早期从事文物修复的大多是一些技术工人,培养体系是师徒传承的形式。这种模式涉及范围较窄,待遇有限。随着时代发展,国家越来越重视文保教育体系建设,逐渐在职业专科教育中增加了文物修复相关专业,但专科职业院校更重视技艺培养,在思维模式、修复理论与最新技术上还有待提高。20世纪50年代后,新设的文物修复专业更多放在综合类大学里。   文物保护与修复是一门文、理、艺、工兼修的学科,也是一项复杂且高度专业化的工作 [详细...]
    1. 炎暑清风来——古代绘画中的消暑图
    2.    【经典赏读】 【开栏的话】   丹青妙笔绘神采,焦浓淡清有墨韵。   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一代代名家留下了丰富的经典美术作品,它们传达了人们对于艺术真谛的追求,承载着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精神。本报开设《经典赏读》栏目,撷取中国美术史上的精品杰作进行梳理和品读,希望读者在这些美妙传神的艺术作品中,获取美术知识,接受美的陶冶,感受那份延续不息的文脉。   炎炎夏日,暑热难耐,何处觅清凉?   唐代诗人白居易有一首《消暑》诗:“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眼前无长物, [详细...]
    1. 水墨塑造与精神——陈钰铭和他的水墨人物画创作(节选)
    2. 【红果】60cm×49cm 水墨设色 2016年 作为现代水墨的重要一员,钰铭的作品是以写实的面貌呈现在公众面前的。诚然,他的画风与传统的写实手法有着必然的承传联系,但是内在的演变与区别也是十分明显的。这种演变与区别体现在观念和语言上,具体到画面上,则表现为造型和笔墨的现代感与深刻性。在对写实造型与笔墨的矛盾、西方经验与民族传统的矛盾、情感传达与题材内容的矛盾等诸多问题的思考、探索中,钰铭深切地意识到:现代水墨仅仅有现代意识和时代特点是不够的,还必须在观念、语言层面完成一个由传统向现代的转换。因此,他在水墨塑造上扎扎实实地下功夫,不求形式上的哗众取宠和表面上的突 [详细...]
    1. 黎青:水墨漫画创作随感
    2. 乐在其中(600mm×600mm2013年) 反映时代是漫画工作者的使命。漫画工作者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统领,坚持艺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承担好“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与任务,团结广大漫画作者跟上时代步伐,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改革创新,在阵痛中不断完善自己,壮大自己。 老一辈漫画家,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不同历史时期,以笔作枪,用漫画歌颂奋战的战士、鼓舞民众的斗志,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在当代中国画中,有许多人物画的人物造型十分夸张怪诞, [详细...]
    1. 人与万事万物的联系难以表述,却可以在画面中得到体现
    2. 100x80cm 《荒原》布面油画 2023 在新时代的飞速发展中,轰隆隆的急促的巨响声让我感受到事物在瞬息万变。作为在这个剧变时代下的青年油画艺术家,我体察着当下时代绘画艺术的潮起潮落,始终坚持着那一份对绘画的执念。当今中国油画艺术的发展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从画面上来说,当代油画更侧重于制作性、画面效果以及对材料的运用。随着这种侧重的深化,大家往往就会淡化对画面内涵的思考及对绘画精神的本源的认识。 感受是一个艺术家不可或缺的特殊技能,画者的敏感性对于作品的成功与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和万事万物都是有联系的,而且这种联 [详细...]
    1. 让观画的人“看”到了“远方”,从而进入“慢细”的生活状态
    2. 斑被兰 ║ 34cm×45cm ║ 绢本设色 ║ 2024年 说到“形”,就会让人想起“文人画”那条千古不易的金科玉律——“不求形似”。这似乎是与“形似”的“慢细”相对立的。但是,我们往往把“不求形似”误读为“求形不似”,一看到“慢细”的“形似”就说不“文人”。其实,在胡进曦这里,“形似”不是他“求”的“终极”,而是在“形似”中呈示“象外”之“意”——中国画所谓的“写意”,“写”的就是这个“意”。而胡进曦的书法用笔就是“写”。所以,“慢细”与“写意”不但不相悖,而且是相反相成的——当然,这很难。这也是“在家出家”“立地成佛”的“不二法门”。胡进曦,就“立”在这“ [详细...]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129(s)   3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