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dftgy
艺术新闻
    1. 北京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春拍征集倒计时
    2. 北京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将于2022年春拍推出包括“她时代” “现当代艺术夜场”“新绘画”在内的艺术板块,力求进一步深耕中国当代艺术领域,向广大藏家展现多元缤纷的艺术魅力与价值。 她时代:中国女性艺术家的展示舞台 作为中国艺术领域不可忽略且愈发壮大的力量,女性艺术家的创作实力与市场价值始终值得期待。无论是喻红在《繁衍》中对现实和社会生活的关注,或是闫平《青庄稼》由独特色彩对比所带来的画面节奏,亦或是梁缨在生活半径内挖掘出令其感兴趣的“花”的主题,乃至韦蓉在《彩排》里保持了她充满理性与智慧的“旁观者”身份,皆向观者表达出中国女性艺术家多元且极具特色的创作理念与艺术追求。于此基础上,北京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尝试全方位、多角度地对这一重要线索进行细致梳理,以建立属于女性艺术家的展示舞台。 [详细...]
    1. 应会感神写情愫 胸中自有万山壑——浅论山水画写生中的自然景象与精神意象
    2. 天柱山 50cm×40cm 2018年   中国画“写生”的概念最早出现在唐代彦悰所著的画论《后画录》中论唐·王知慎“受业阎家,写生殆庶”,唐代画家张璪在其画论中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关于山水画写生的记录,有南朝宋·宗炳的“……身所盘桓,目所绸缪,以形写形,以色貌色”,还有清·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说明古代画家对写生的重视,写生在传统中国画发展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古人写生,有直接对自然景物的描写,但更多是通过“游”来实现,在对自然景观的观感中形成自己对理想山水的审美观念,以此升华超乎自然的“境界”,成为自己心中的“山水”,然后直抒胸 [详细...]
    1. 力学以经世——纪念王京簠先生诞辰100周年
    2. 王京簠 书法 力学斋主人,恩师王京簠生于1922年2月24日。卒于1996年9月14日。 2016年9月14日,王公劲父(亦名京盙、京簠)驾鹤西遊廿年纪念日,力学斋弟子齐心举办“力学斋雅集同仁书画展览”于沪杭两地以寄托哀思,倏忽之间已越5载。5年来,力学斋同人相聚,总会赞颂恩师之一身正气,总会称道恩师之博学多才,总会感念恩师之谆谆教诲,总会商议2022年2月24日恩师一百周年诞辰如何纪念…… 恩师之处世也秉德重道。恩师秉性刚正,虽一介书生,倘遇不仁不义之人、事,纵然无力阻止,必双目怒视;平民百姓有求于彼(诸如书写春联之 [详细...]
    1. 大地遗珍:河套地区的西夏史迹
    2.   诗人臧克家曾讲:“富庶的河套,是黄河所给的一点甜头。”河套就像一个酣睡在黄河臂弯里的婴儿,母亲河不仅赐予她物质上的富庶,更浇灌出灿烂辉煌的文明。虽然河套地区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占地很小,但在中华文明的坐标体系中却熠熠生辉。几乎每一个中原王朝和北方民族都曾涉足这一区域,并在此留下深深浅浅、星星点点的历史印记。河套地区党项及西夏丰富史迹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西夏时期的河套地区   河套之称出现于明代。《明史》卷42《地理志》记载:“大河三面环之,所谓河套也。”事实上,仅有三面环河的自然地理条件还不足以形成河套之形胜,因为三面环之的特点古已有之;明季以降,长城横截其面,才是河套之谓出现的根本原因。故清人在《河套图考》序言中指出:“河以套名,主形胜也。河流自西而东,至灵州西界之横城,折而北,谓之出套。 [详细...]
    1. 春光惹人醉——宋代鲁宗贵《买春梅苑图》赏析
    2. 南宋 鲁宗贵 买春梅苑图 31.5×29.3cm 绢本 册页 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春天来临,万物复苏。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春景。恰巧南宋画家鲁宗贵也流传下一幅作品,描述他心中一幅饶有情趣的春景。 《买春梅苑图》,虽然在中国历代画家介绍中未列入鲁宗贵的代表作,但是,作品魅力及其影响并不逊色于他的其它作品。该图为册页,绢本设色,画幅31.5×29.3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鲁宗贵,钱塘人(今浙江省杭州市),号筠斋,南宋理宗绍定时为画院待诏。擅长花竹、鸟兽及窠石,尤长于写生,但凡鸡雏乳鸭皆尽其妙,传世代表作有《春韵鸣 [详细...]
    1. 开放在窗棂上的盎然春意——虎年窗花剪纸絮谈
    2.    【著书者说】    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无论逢年过节,结婚生子,还是乔迁安居……往往都有窗花扮饰助兴。窗花有剪纸,有彩绘。一般所贴剪纸、彩绘不只限于窗棂,大门的门楣,土地与灶神的神龛,卧室的顶棚、炕围,祭祖的供桌甚至粮仓均可张贴摆置,目的就是要建构人们诗意栖居的文化空间。它之所以能够净化环境,以特有的能量为沉浸其中者塑形塑神,就在于其脐血仍连通着幽远的民族文化根脉。我们现在讲传统文化复兴,这就是其中光彩夺目的一章。常规的叙述中,窗花醒目突出,似可借代年节屋内屋外的图纹扮饰,烘托节日气氛。虽说窗花可绘可剪,但近年剪纸异军突起,剪纸又似可借代窗花了。 [详细...]
    1. 凡·高:绘画就是家
    2. 绿窗户的黄色房屋,是凡·高在阿尔勒的住所 英国作家马丁·贝利在《何以为家》一书中以“家”为线索,还原了凡·高短暂的一生。在马丁眼里,仅有两处地方可以称为凡·高的家,然而就是在这两处他也只是待了很短的时间:一处是位于荷兰海牙的简陋屋子,它处在城里不起眼的地段,和他同住的还有他的恋人——做过妓女的西恩·霍尔尼克,以及西恩的幼女和仍在襁褓中的儿子;另一处便是位于法国阿尔勒的黄房子,在那里他以主人的身份与画家保罗·高更短暂同住过。 凡·高在海牙时已下决心成为一名画家,当时他爱上了西恩并萌生了与她结婚的念头。西恩那时已经怀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几个月 [详细...]
    1. 自画像的式微与画家的迷失
    2. 古今中外有不少画家为自己画过肖像,也已经有一些学者从多个层面、不同角度对画家的自画像进行了较为充分的研究。中国古代画家中擅长画写实人物者不多,为自己画肖像的更少。而西方许多绘画大师都有自画像传世,伦勃朗、梵高等人更是画了数量可观、堪称经典的自画像。我国早期留洋画家徐悲鸿、潘玉良等人也用西画技法画过不少自画像,国画家任伯年、张大千等人的自画像则是用传统笔墨技法绘制而成。这些画家的自画像不仅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还是生动直观的图像史料,有助于后人对画家及其创作进行更为客观的研究。 与传统意义上的自画像有所不同,当代画家岳敏君等人以自己为模特,创作了众多主题性画作,使当代语境下的自画像有了更多维度的精神意义。 不过,我们应该注意到,自摄影术出现以后,特别是由于数码摄影的普及,自画像在当下有日渐式微的趋势。 [详细...]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189(s)   3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47(mb)